您的位置:首页 >巴蜀史志>风物名胜 >详细内容

青铜神树:藏有多少未解之谜

作者:吴晓铃 来源:四川日报 发布时间:2018-09-09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【文物档案】

国家一级文物

中国首批禁止出国(境)展览文物

1986年出土于广汉三星堆遗址

现馆藏于三星堆博物馆,为该馆镇馆之宝之一

32年前,广汉三星堆祭祀坑的出土,令遥远而神秘的古蜀文明“一醒天下惊”。伟岸的青铜大立人像、神秘的青铜神树、流光溢彩的金杖、造型夸张的青铜面具,无不彰显着古蜀国的赫赫神威与至高无上的王权。它传递着强烈的信息: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,同属中华文明的有机组成部分。

  青铜大立人像(局部)

    在三星堆出土的众多国宝级文物中,青铜大立人、金杖和青铜神树,都是国家文物局规定的“永久禁止出国参展”的国宝级文物。而青铜神树,更是全世界体量最大的商周青铜器。

全世界独一无二

 神秘的三星堆被世人关注始于1929年。那一年,家住四川省广汉县太平场燕家院子的村民燕道诚,在宅旁挖蓄水沟时发现了精美的玉石器。此后的半个多世纪中,考古发掘断断续续。直到1986年两个祭祀坑的出土,最终引起了海内外学术界对位于中国西南的古蜀文明的重视。

青铜神树出土于二号祭祀坑。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朱亚蓉介绍,当时祭祀坑内发现了很多青铜神树残件,最后修复出来的神树共有8株,器形大小不一,全部被砸断,有的还能看出因焚烧后导致的变形。这些残件很快被打包运到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进行修复。在三星堆博物馆开馆以前,最大的一株青铜神树修复完成。尽管最上端的部件已经缺失,它仍然高达396厘米,估计原高应该接近5米,体量相当巨大。 

 青铜神树:全世界体量最大的商周青铜器

这是一株造型奇美的神树。树由树座及树干两部分组成。底座似圆盘、树座呈穹窿似神山。座上为树身,其上套铸3层树枝,每层出3枝弯曲向下,全树共9枝。所有的树枝都柔和下垂。枝条的中部伸出短枝,短枝上有镂空花纹的小圆圈和花蕾,花蕾上各有一只昂首翘尾的小鸟;枝头有尖桃形果实。不仅如此,在树干的一侧还有4个横向的短梁,将一条身体倒垂游动的龙固定在树干上。专家们认为,三星堆遗址出土的商周青铜神树,迄今为止,在世界上都是独一无二的。

连接天地 沟通人神

 三星堆的先民为何要造一棵如此巨型的铜树呢?随着研究的推进,专家们已经形成共识:这株青铜神树,形象再现了上古美丽的“十日神话”,以及古蜀人对鸟、太阳及神树的崇拜之风。

 朱亚蓉说,在古代典籍中,神树往往成为日月出没的场所和沟通宇宙的象征,东方的扶桑、中央的建木和西方的若木,便是古代传说中3棵这样的神树。《山海经·海外东经》曾说:“汤谷上有扶桑,十日所浴,在黑齿北。居水中,有大木,九日居下枝,一日居上枝。”扶桑是古代传说中生长在东极的一棵太阳神树,是每天早晨太阳神鸟升起准备飞翔时盘桓的地方。因此,有学者认为这株神树上的鸟即太阳,反映的是古蜀人对太阳的崇拜。

 然而,修复后的青铜神树,树枝上共有9只神鸟,是“九日居下枝”的写照,但是树顶却没有鸟。朱亚蓉透露,这是因为顶部在出土时已经断裂未能复原,“根据传说,应该上面还有一只象征‘一日居上枝’的神鸟。”

 说神树是建木,同样有理论依据。在《吕氏春秋·有始》等典籍中,有一种神树叫建木,它在天地的中心,神仙们通过这棵树往来于天地之间。高近4米的青铜树顶天立地,树间攀缘的龙,或许就是巫师们驾乘着上天入地的坐骑。

 还有一种说法,东方的扶桑是日出之处,西方的若木则是日落之处,日出日落,都在树上完成。若木有花有叶,同样是太阳轮回之处,也与青铜树吻合。

 那三星堆的神树,究竟是哪一种呢?目前没有肯定答案。

 朱亚蓉透露,很多学者认为,这样一株青铜神树,极可能综合了几种神树的功能,是古代传说中种种神树的化身,是古蜀人世界观的体现,反映了先民们对于日月运行的自然现象的认识与想象,也反映了他们对太阳与太阳神的崇拜,以及对天神的崇拜。然而不管哪种崇拜,通过神树都得到了统一——那时的人们认为天地不绝,人神能够互通,于是就有了神树连接天地,沟通人神,神灵借此降世,巫师借此登天。那条腾云驾雾的龙,就是神的坐骑。

或藏古蜀政权更迭密码

3000多年前的古人,在青铜神树的铸造时,体现了高妙的铸造工艺。朱亚蓉说,这株神树采用了分段铸造、套铸、铆铸等多种制造工艺,是古蜀人制造工艺与技术的结晶,也是当时古蜀地区青铜文化发展到最高水平的产物。

 然而,被赋予沟通天地特殊意义的神树,为何会被砸碎、焚烧后埋藏呢?在三星堆祭祀坑出土30多年以后,这仍然是未解之谜。

 目前,专家们推测三星堆的宗庙重器被毁有两种可能:一是敌国入侵;一是方国(中国夏商之际的诸侯部落与国家)内部政权的更迭。

 文献记载,先秦时翦灭敌国,就要毁其宗庙,并把庙内重器毁坏或掠走。三星堆两大祭祀坑内出土的多数器物被砸或焚烧,很像是敌国入侵的结果。但当时的古蜀国,已是西南地区最强大的国家,周边没有能与其抗衡者。虽然商王武丁时的甲骨卜辞中有“正(征)蜀”“王敦缶于蜀”的记载,但商王朝与蜀地相隔遥远,要灭蜀似乎不太可能。因此,专家们开始推测:这极可能是古蜀统治阶级内部权力转移的结果。

 

 青铜造像祭仪姿态集录

 当年负责三星堆考古发掘的副领队、三星堆研究专家陈显丹介绍,先秦时的蜀国历史上,川西平原曾发生多次统治阶级权力的转移。《蜀王本纪》记载:“蜀王之先名蚕丛、后代曰柏灌、又次者名曰鱼凫,此三代各数百岁……”陈显丹说,三星堆遗址两大祭祀坑相距百年,背后是宗庙两次被毁。究其原因,应该就是出自类似的历史事件。

 朱亚蓉则认为,砸毁这些重器的,或许正是三星堆人自己。她透露,出土青铜神树的祭祀坑并不是随意掩埋的一个坑。“这两个坑呈长方形,朝向一致,都是北偏西35度。坑壁全部经过修整,掩埋器物以后用土夯得十分密实,说明器物掩埋并非随意之举”。“这些体量巨大的神树和立人像,都是当时的国之重器。即使祭祀,怎么舍得砸掉?或许当时有外族入侵,本族人为了不让国宝落入外族之手,在举行了悲壮而隆重的祭祀活动以后,干脆把它们砸碎焚烧埋掉。”朱亚蓉说,如果三星堆祭祀坑的器物为何会砸碎的秘密能够解开,那三星堆的很多谜团,估计才能迎刃而解。 

来源:四川日报


文:吴晓铃

图:杨树

关闭本页 【打印正文】